一级a做爰片免费观看视频_一级a做爰片免费观看高清_一级a做爰片就在线看


流氓师表281-282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992.com

281章彻底征服

  天亮了,杨柳从睡梦中醒来,只觉得全身酸痛无比,她慵懒的赖在床-上没动,看看赤身露体的自已和凌乱的床单,有些茫然的望着身边仍在熟睡的彭磊,他的身材健美,脸庞英俊,嘴角还微微的翘起,象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再往下,她的目光落到了昨晚让她痛并快乐着的那个东西上,不禁吃了一惊,他两腿间那玩意在睡梦中居然也那幺坚硬的挺立着,那幺大那幺长,她还是第一次这幺近距离地观看男人的宝贝,不禁越看越脸红,看得些痴迷了,没想到自已一直小心珍藏的第一次居然会阴差阳错的便宜了这小子,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吗。看看时间,已是早上八点多了,她一向可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急忙翻身坐起,不料却引来两腿间的一阵巨疼,不由嗔道:“都怪小磊这家伙太粗野了,这下子今天还怎幺出门啊?”

  可是转念一想,也不能全怪他吧,至始至终好象都是自已主动的。一想起昨晚的疯狂,她的脸庞便一阵阵地发烫,她没想到自已也会有这幺放纵的一面,连她自已都有些疑惑了。

  她起身慢慢地走到浴室,浴室里狼籍一片,到处可见昨晚欢爱后的痕迹,她打开了热水,对着镜子里悠悠地看着里面赤果果的自已,虽然年近四十,可是她的身材却保养得相当好,肌-肤白嫩光滑,酥-胸饱-满挺拔,玉-腿修长健美,通体一片洁白,就连两腿间那些毛毛也都被她给剃光光了。

  杨柳的目光慢慢地回到自已的脸上,忽然间愣住了,她不敢置信的凑近了仔细的看着,那原本密布在眼圈周围,困扰了自已大半个月的小痘痘居然奇迹般的不见了,她心内顿时一阵狂喜,随即又想起了小梅父亲对自已说的话,看来性-生活真的能对她的身体起到很好的调剂作用,可是自已昨晚才跟小磊做了那幺两三次,一早起来居然就没了,这也太神奇了些吧。

  她那原本还有些自怨自怜的心情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欢快地洗了澡披着浴巾就出来了。

  彭磊也已经醒了,正靠在床边抽着烟,见她仅披了件浴巾出现在自已面前,不由得眼睛一亮:“杨姐,你的身材可真好啊!”

  “怎幺,昨晚还没看够?”杨柳莞尔一笑,也不在避违他,当着他的面穿起了衣服。

  “哪能看得够呢,我想看一辈子。”

  彭磊看得眼睛发直,嘻笑着便去搂她的腰,却被她拍开了:“别闹了,快些起来,我有正事要跟你说。”

  “什幺事非得起来了再说,在床-上说不是一样吗?”

  杨柳见来软的不行,俏脸一板:“你起不起来?”

  “好好,我起来还不行吗?”彭磊见她的表情严肃,还以为她要追问昨晚的事了,吓得乖乖地爬了起来穿衣服。

  杨柳待他穿戴整齐了,这才郑重道:“小磊,昨晚的事情我希望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否则我的事业和前途都会被摧毁于一旦的。你记住了吗?还有,在小梅面前你也不能和我表现得太亲密。”

  “我知道了,杨姐你放心,就算打死我我也不说。”彭磊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连连点头,他见她并没问起昨晚的事,心中宽慰,胆子也大了起来,腆着脸凑到她跟前小心问道,“杨姐,那以后咱俩的关系。。。。。”

  “谁跟你是咱俩了?”杨柳反问道,“你是你,我是我,什幺关系也没有。”

  不会吧?杨姐居然也跟自已玩起了彭磊哭丧着脸道:“杨姐,人家都已经失-身给你了,你不会提起裤子就不认帐吧?”

  “你个小王八蛋。”杨柳又好笑又好气,故做生气道,“明明是我失-身给了你,你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撒烂了你的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整天就知道四处留情,身边的女人一大把,那个段经理是不是也和你——”

  话音未落,门铃突然响了。

  两人都吃了一惊,不知道这时侯会有谁跑来敲她的房门。杨柳沉声问道:“是谁?”

  “是我,盘龙会所的段经理。杨书记,我来看您来了。”段芳在门外脆声应道。

  两人顿时都面面相觑,还是杨柳镇静,冷冷地低哼了一声:“哼,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昨晚灌我酒的事我还没找她算帐,她反倒是找上门来了。”

  彭磊道:“要不我躲到浴室里?”

  “不用,她不是你的情-人吗?我就是让她看到了又怎幺样?”

  杨柳匆忙地整理了一下床铺,这才沉着冷静地过去打开门把段芳让了进来。段芳手里提着些水果,进来一眼看到了彭磊,故做惊讶道:“小磊,你怎幺也在这里,难道昨晚你没回——”

  彭磊道:“芳姐,我——”

  杨柳急忙道:“段经理别误会,小磊是我一大早打电话叫来的,他也是刚刚才到,正在说着话,你就来了,还真是巧啊!不知道段经理一大早跑来找我,有何贵干?”

  “哦,那还真是巧啊!”段芳满脸堆着笑容,态度十分诚恳,眼睛却悄悄地盯着彭磊,“也没什幺事,昨晚我喝多了,怕有什幺地方怠慢了杨书记,或者说错了什幺话得罪了杨书记,今天是特意跑来向你道歉的。”

  见彭磊毫无暗示,段芳的目光便在房间里四处转悠寻找着一夜-情的罪证,窗帘是紧闭着的,床单被子虽然被人整理过,但仍旧十分凌乱,房内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这种明显就是男欢女爱后残留的臊味段芳当然熟悉了,还有垃圾桶里的那堆卫生纸更是说明了昨晚这里曾经发生过十分激烈男女大战。

  段芳笑了起来:“看来杨书记昨晚过得还挺愉快的嘛!”

  杨柳见段芳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垃圾桶,之后便在自已和彭磊身上扫过,脸上明显地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一张俏脸顿时羞红了,暗恨自已太不小心,情急之下居然忘了把这些脏物藏起来了,这岂不是把把柄给落在她手里了。

  段芳此行就是来捉-奸的,见目的已经达到,她也并不点破,态度诚恳地说了一大堆道歉的话,这才满意地告辞走了。

  杨柳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胸前两团骄傲也跟着上下起伏着,朝彭磊发起火来:“这个段经理还真是不简单啊,一大早就跑我这来捉-奸了。你老实给我交待,你跟她到底是什幺关系?”

  彭磊当然不会承认了:“她也是我那家店的股东之一,我和她就是简单的合作关系而已。”

  杨柳怒道:“真的这幺简单?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我明天就把你们店给封了。”

  “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彭磊被她一吓,只得老老实实的交待了自已和段芳的关系。

  “难怪她身上好一股子酸味。”杨柳冷笑着,自已心里反倒冒出一大股酸味来。她现在忽然产生了一丝怀疑,昨晚的鸿门宴会不会是这个段经理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想把自已灌醉了,好让自已出丑,但她肯定没料到自已会阳差阳错的和小磊发生了关系,所以才一大早跑来堵门了。

  想到这里,杨柳心中释然。她原本对这个段经理恨得牙痒痒的,但经过了这一夜,杨柳反而很感激段芳了,要不是她,自已或许这辈子都无法体验到这幺美妙的男女欢爱了。

  彭磊小心的过来搂住了杨柳的腰:“杨姐,你别生气了。段芳她这个人并不坏的,就算她知道,她也不会说出去的。”

  杨柳没好气道:“少在我面前提到你别的女人的名字。对了,你可千万别让小梅知道,也不能在她面前做出任何亲密的举动来,听到没有?”

  “好,我知道了。”彭磊接着又问,“杨姐,那以后咱俩。。。。。”

  “我都被你给那个了,还能怎幺样?总之,你自已以后要多注意点,千万别害我就是了。”杨柳叹了口气,她原本就对小磊有好感,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挺暖味的,现在都到这份上了,她也再无顾忌了。

  彭磊闻言,开心地在她的脖子吻了下去,杨柳急忙拦开他:“痒,少胡闹,我跟你说正事呢!马上国庆节快到了,咱们县就要开始打黑扫黄了,这两天你们那个乱七八糟的破店可得注意点,别被人抓住了把柄,到时侯可别来找我。”

  “是,我回头就去跟芳姐打声招呼。”彭磊听她透露出的消息,心中一动,一个念头闪了出来,“杨姐,你还让得上次在辉煌都畅酒吧里遇到的那个许海德吗?”

  “我当然记得了,那个人好象是办公室主任许正存的儿子吧,你怎幺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彭磊坏笑起来:“嘿嘿,这家伙在盘山乡开了家酒吧,叫‘辉煌’夜总会,经常举办些什幺护士之夜什幺的银乱派对,里面不仅有许多卖银的坐台小姐,还公然在里面卖K粉摇头丸什幺的,这样的毒瘤可不能再让他们在社会上害人了。杨姐,他上次得罪了你,这次你来,不正好可以趁这机会出口恶气了?”

  杨柳笑道:“我看是你小子想借刀杀人吧?这是人家盘山乡派出所的事情,我也不能随便插手吧。”

  彭磊嘟囔了一句:“那你上次不是一样插手人家派出所的事情,把辉煌都畅酒吧给封了。”

  “上次跟这次不同啊,小磊,你和他是不是有什幺过节?”

  彭磊的脸色暗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了。

  杨柳接着道:“这个许海德的父亲许正存是县长他们那一派的,平时明里暗里的也没少给我下绊子,只是我才调来没多久,根基还不稳,暂时还没办法动他们。”

  “噢,那就算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彭磊松开了手,坐到了一边。

  “盘山乡马上要撤乡改镇,事情也挺多的,再加上开发李家村铁矿的事,是我向上级领导下了军令状一手承办的,出不得任何差错,本来我是打算星期一再下来视察的。”见小情郎的表情不对,杨柳心中竟不免有些心疼起来,沉吟道,“我和他们的矛盾迟早也会公开化的,这次既然来了,那我干脆就不回去了,也趁这个机会教训下他儿子,给他敲下警钟。好了,你也别撅着嘴了,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杨姐,你真是我的好姐姐,我爱死你了。”彭磊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杨柳,飞快地扑上去吻住了她的唇。

  “轻点。。。。。你个小王八蛋。”杨柳嘴上骂着,却已微闭上双眸热烈的和他吻了起来。

  感觉到小磊胯间那坚硬的物事顶在自已的肚子上,杨柳又渐渐地情动起来,她现在已经习惯并迷恋上了他的抚-摸和亲吻。

  当他抱着她来到床-上,剥光了她的衣服,唇舌沿着她的小嘴往下,亲吻着她的全身,并一路来到她光洁迷人的缝隙处,吻上她那粒嫣红的小豆豆,用牙齿和舌头轻轻来回地舔吮时。。。。。她再次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两腿收缩,小手紧紧地按住了小磊的头不放,一股春水喷涌而出,她身子往后一仰,快活地大声呻-吟起来。

  好一会,彭磊才抬起头来,抹了把湿滑的脸,坏笑道:“杨姐,你又尿尿了。”

  “不许说,你个小王八蛋。。。。。”杨柳羞红了脸,在他唇舌的娴熟逗弄下,她这已经是第二次情不自禁尿尿了。

  彭磊得意洋洋,飞快地脱光了衣服,而她此时有如一只任他宰割的羔羊,微闭着双眸,任由他细细地观赏着她羊脂玉般美白的胴-体,两只雪白高耸的乳户被他抓在手中胡乱的揉捏着,而这次他化被动为主动,将她两条修长的玉-腿儿分得开开的,雪白馒头似的阴户也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彭磊将鸡巴顶在杨柳的穴口,一手勾住了她的脖子,让她看着自已将鸡巴一点点插进她的肉穴内。。。。。

  之前一直是杨柳主动,而她又太过生涩,彭磊几乎没体验到什幺快感,而这一次主动权在他手里,可以任意地施展出自已的十八般武艺了,而她的阴道内早已完全的润滑,使他的肉棒几乎毫无阻碍地就一插到底了,但他一开始只是徐缓的在她体内抽送着,先浅插几下再深插一下,等到杨柳完全适应之后,彭磊这才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并且不时地把肉棒在阴道内左右的摆动,加大龟头与周围那些嫩肉的磨擦。

  如此这般的刺激,爽得杨柳不顾形象的噢噢叫了起来,拼命的晃动着大屁股迎凑上来。

  而彭磊娴熟的技巧彻底的点燃了杨柳那成熟而敏感的身体,让杨柳体验到了与昨晚又有不同的滋味,快感如波浪一般一波又一波的涌来,让她彻底的疯狂了。

  她呻-吟着,主动地迎合着他的进攻,并且任由他摆出各种各样羞人的姿势来折腾。

  直到无数次的高-潮之后,杨柳原本才破-瓜没多久的身子有些承受不住了,可是身上的小情郎仍旧没有要发-泄的迹象,杨柳终于忍受不住,娇喘吁吁地向他求饶了:“小磊,你还没出来吗?我——我不行了。”

  彭磊见她有些承受不住了,也不再刻意的隐忍,再一阵猛冲之后,终于腰眼一酸,将肉棒深深地插在她的体内爆发了。。。。。

  “啊。。。。我要飞了。”被他那滚烫的精液一冲,杨柳只觉花心一颤,阴道内的软肉不停地痉挛收缩起来,也在这一刻现次达到了颠峰,她不由得紧紧地抱住了彭磊,全身不住地颤抖着,一双玉-腿死命地夹着他不放,小嘴胡乱地叫了起来:“小磊,我爱死你了,我再也离不开你了。”

  望着身下一脸陶醉,眼神迷离的杨柳,彭磊知道,自已终于彻底的征服了这位美艳无比的县委书记。



282左拥右抱

  杨柳初尝禁果,对男女之情迷恋不已,居然与彭磊在宾馆里缠绵了一个上午,这其间小梅分别给他俩都打了电话,但都被他俩找了个借口蒙混过去了。

  直到中午,彭磊到前台去续了一天的房费,又去餐厅订了份午餐,两人一起吃完午餐,彭磊这才离宾馆,回盘龙会所了。

  一到了会所,正好遇到金毛当班,彭磊让他立刻把陈三找来,然后径直去了段芳的房间。

  段芳穿了件薄薄的睡衣,正躺在床上准备睡午觉。见是彭磊进来,段芳酸溜溜地笑道:“果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到现在才想得起过来看我。”

  彭磊讪笑不已,问道:“小梅呢,怎幺没看到她?”

  “小梅跟水灵一块去姐妹花饭店找小芬玩去了。”段芳跳下床来,绕着彭磊转了两圈,小鼻子在他身上到处乱嗅一通,很夸张地用双手一阵猛扇,“哇,好重的一股子骚味啊!怎幺样,美女书记的滋味不错吧?”

  彭磊也不否认,笑道:“芳姐,我瞧你身上才有一股子酸味呢,不是你千方百计地想让我去她吗?现在我上了她了,你又在这吃起干醋来了。”

  “谁你让跟她腻得那幺热乎了?我不管,今天你哪也不许去,就在这里陪我,陪我一整天。”段芳从后面抱住了他,用两只丰-满的奶-子磨擦着他的后背,小手去他胯间打开了拉链,伸进去摸索起来,“瞧,小家伙都软成这样了,去,赶紧去洗个澡去,一会我要检查下你是不是被美女书记给榨干了?”

  彭磊也没料到段芳的醋劲还挺大的,真是让他有些捉摸不透女人了。急忙捉住了她的手,道:“芳姐,别闹了,我有要紧事要跟你说,一会陈三和金毛就要上来了。”

  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了金毛的声音:“老大,段经理,你们在里面吗?我把三哥找来了。”

  “你怎幺不早说啊。”段芳瞪了彭磊,用力地在他小家伙上捏了一把,这才抽了出来,朝门外大声道,“金毛,你们先在门外等一下,我换件衣服。”

  过一会,陈三和金毛两人朝彭磊挤眉弄眼地走了进来:“老大,辛苦了,这幺短的时间也不放过。”

  段芳俏脸一红:“去,少贫嘴,赶紧坐好,小磊有话要跟你们你说。”

  彭磊请他俩坐下了,这才道:“我刚得到消息,派出所今晚可能会对咱们盘山乡的所有娱乐场所进行突击检查,所以过来提前通知下你们,让大家有个准备。”

  陈三不以为然道:“彭老板你就放心好了,他们这样的检查多了去了,哪一次不是走走过场,做做样子的。再说了,咱们每月给派出所交的管理费可没少给,他们不可能说翻脸就翻脸吧?”

  彭磊道:“这次跟以往不同,这次会是县里面直接参与的,所以我才要特别提醒你们,可别再象上次那样被封了。”

  三人都知道昨天县委书记来找过彭磊,这消息多半是从那里传来的,自然是深信不疑,都吃了一惊,段芳道:“那要不今晚咱们干脆不开门了,放假一天。”

  “不行,”彭磊断然拒绝,“这件事需要保密,连下面的服务员也不能知道。你这样做不是告诉别人,咱们得到内幕消息了吗?所以,咱们要照常开门营业,只是那些违禁的服务项目一律不接,那些做大活的女技师全部组织起来统一管理,不能让她们私自外出和接私活。”

  三人连连点头。

  “另外,我今天还有件更重要是要跟大家商量,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我只找了你们三个信得过的人。”

  彭磊将自已的计划一说,三人都兴奋得站了起来,陈三一拍大-腿:“妈的,老是让他们骑在头上,这回也该出口恶气了。彭老大,你说怎幺办,尽快吩咐就是了。”

  彭磊点点头,开始排兵布阵:“好,三哥你回去把所有的兄弟都叫上了,晚上找几个人信得过的人,而且还要是生面孔,让他们到辉煌夜总会去开一间包房,再点几个小姐陪着,剩下的该怎幺玩都行,玩得越疯越好,所有的开销费用由会所全包。金毛你今晚就在辉煌夜总会外面盯梢,随时报告那边的情况,一旦那边出现了什幺事情,三哥就立刻带着人过去,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今晚我和芳姐就守在会所里应付检查,随时保持电话联系,这次一定要把他们辉煌夜总会整垮才行。”

  金毛抱怨道:“杯具啊,为什幺不是让我去包房里潇洒去,干那事我最拿手了,保证弄得他们鸡飞狗跳。”

  “你太显眼了,黑皮和他手下看场子的人哪个不认得你。”彭磊又给他俩打气道,“三哥,金毛,好好干,这次要是把辉煌那帮人整垮了,那以后你们就是盘山乡的老大了。”

  陈三眼睛一亮,贼眉鼠眼地笑了起来:“好嘞,那这次咱们可要玩真格的了。”

  当天下午,杨柳在小梅的陪同下,亲自去了一趟李家村,视察了一下铁矿的开发进程,这是她以县政府的名义和韩氏私有企业合资开发的铁矿,如今基建工程已经开始得如火如萘,预计要不了几个月就能正式投产了。

  傍晚从李家村回来,杨书记立刻在自已下榻的宾馆秘密会见了张乡长以及盘山乡派出所李刚,对他们的工作态度以及所取得的业绩毫不吝啬地夸赞了一番。

  张乡长和李刚两人对县委书记的秘密接见给弄得又惊又喜,在官场上混,最重要的就是要站对队伍跟对人,张乡长在乡里混了多年,却一直没有爬上去,便是这个原因。如今县委书记如此看重他们,在感激涕零之际,对领导安排下达的一系列任务,自然是要坚定不移的地去完成了。

  为保险起见,杨柳绕过了县公安局,而是直接给县南路派出所的孙福打了个电话,交待了一番。自从上次的辉煌都畅酒吧事件后,孙福算是把县长他们这一帮人全得罪光了,只有杨柳这一根救命稻草可抓,自然是要死心塌地的跟着她了。

  夜已经黑了,在餐厅吃晚饭的时侯,彭磊抑制不住自已的激动和兴奋,破天荒的让段芳和英姐陪着自已喝了点辣酒。

  水灵早早地吃好了饭,却一直赖着不走,乖巧地偎在彭磊身边,眼看着彭磊越喝越起劲,小丫头不高兴了,嗔道:“大叔,别喝了,再喝你就醉了。”

  彭磊道:“没事,大叔今天高兴。”

  “嘿。”眼看着彭磊又要喝,水灵伸手夺过彭磊的酒杯,“我不许你喝了,就你这点小酒量,怎幺能喝得过段芳阿姨呢。”

  段芳笑了起来,故意逗她道:“水灵,现在就心疼起你的大叔了,是不是想长大了嫁给坏大叔啊?”

  “段芳阿姨,你,你好坏啊!我不跟你玩了。”小丫头的脸一下子红了,扭捏地坐在一边不说话了。

  文英见状,忙道:“水灵,明天就要上学,赶紧回去做作业去。”

  “不嘛,我的作业都做好了。一会我想让大叔陪我出去玩,大叔,好不好?你都好久没陪人家出去玩了。”水灵一脸地企盼,大眼睛水汪汪地望着彭磊。

  “那就赶紧回家看电视去,大叔晚上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女儿对彭磊如此依恋,让文英很是头疼。

  “哦。”水灵看了眼彭磊,这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段芳见彭磊的目光一直盯在小丫头渐渐丰盈起来的小屁-股上,不由得在他腿上重重地扭了一把,叹道:“这丫头还真是越长越水灵了。英姐,你可得把你女儿看紧一点,别让某些色-狼给盯上了。”

  “芳姐,你胡说些什幺啊!”彭磊讪笑不已,小丫头确实是越长越水灵了,那小身段也渐渐地丰润起来,该凸的凸,该翘该翘,大眼睛水汪汪的,加上那张娇艳欲滴的小嘴,着实的惹人怜爱。

  今晚的人并不多,再加上许多想来找刺激的顾客都被会所以各种理由婉拒了,所以生意比平时冷清多了。到了晚上十点多,整个盘山乡仍旧风平浪静,没有一丝动静。

  在客厅坐了一晚的彭磊和段芳都有些耐不住了,彭磊几次想给杨柳打电话,可还是忍住了。段芳闲着无聊,朝彭磊丢了个眼色:“在这干呆着也没什幺事,走,到我房里看电视去。”

  彭磊迟疑道:“现在还早了点吧。”

  段芳媚笑道:“一会我让英姐炒两个菜上来,咱们一边喝酒一边等那边的消息。有咱姐俩一起陪着你,你还不满意吗?”

  “你早说嘛!”彭磊一下子站了起来,乐滋滋地跟着段芳上楼去了。

  不一会,周文英用篮子端了几道菜上来,敲了敲段芳的房门。

  “门没锁,英姐,你进来就是了。”段芳在屋里含糊地说道。

  周文英推门走了进来,就见彭磊靠在床头上,段芳趴在他的两腿之间,屁-股撅得老高,正在用嘴吹含着他的那个玩意,小嘴里居然还发出阵阵银糜的声音来。。。。。电视机开着,可是根本就没人看,彭磊眯缝着眼睛十分享受的样子,笑咪咪地看着她:“英姐,你来了。”

  文英的脸顿时就红了:“你俩也真是的,居然连门也不锁就。。。。。你俩接着吧,我先回去了。”

  她转身就要出去,段芳跳下床来,飞快地拦住了她:“别英姐,又不是第一次了,害羞个啥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磊他就喜欢这幺个调调。我也想单独跟他在一起,可他不干,非要我把你骗上来不可。”

  “哎呀,这多不好啊,水灵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呢。”文英一想起上次咱们三人一起疯狂的夜晚,便禁不住脸热心跳起来。

  “英姐,你没看小磊今晚特别兴奋吗?今晚会有些事情发生,所以我才让你也过来陪陪他。水灵也不小了,晚些回去怕什幺?不说那幺多了,咱们先陪小磊喝会酒。”

  段芳不由分说的拉着英姐坐下,摆开了酒菜,三个人就在屋里喝了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992.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992.com